分享這個

最近更新 September 15, 2016

另⼀種勝過輪盤賭局的簡易妙⽅

簡介

 

『這是什麼?』Tommy Baker湯⽶⾙克問道。

Danny Bake丹尼⾙克看著他弟弟⼿中拿的這個奇怪裝置。他⼀開始認不 出來、不過後來想起這玩意的來歷。『那是⽼式的記憶記錄器。他們現在 不再製造了。哈!』

Tommy Baker湯⽶⾙克將⼿肘靠在成堆的紙箱上頭、他們正在檢視閣樓上 堆放封存的舊雜物。他盯著那台從紙箱堆底下搜出的奇怪裝置。『這玩意 是怎麼運作的?』

『喔, 你輸⼊你想要記住的資訊、我想那會被記錄在⼀個safedisk安全碟上 ⾯。是呀, 就在這裡。⽼式的科技!反正, 安全碟會儲存這些資訊、等你有 空的時候再傳輸到你腦中的記憶裡。』

『他們在學校教你這個?』

『我不記得是在哪裡學的。Tommy湯⽶, 你真應該完成學業的!』

『我知道。可是我⼜沒那麼聰明。我或許會加⼊太空戰隊或是其他什麼部 隊。我希望我沒那麼、那麼笨!』

『我相信你會找到適合你的事做。我是在⼩時候、從爸那邊學到關於記憶 記錄器的事。就在他過世之前。』

『我不太記得爸爸呢。你真幸運, 你對他還有美好的回憶。』

『是呀, Tommy湯⽶, 你當時好像才兩歲的樣⼦。不過當時我⼗⼆歲, 我必 須忍受悲傷看著他過世。你不必經歷那樣的事。反正,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 話, 這可能是祖⽗的記憶記錄器。你就是⽤他的名字命名的。他也叫做 Tommy Baker湯⽶⾙克。他之前離開這裡去到賭場。我爸擔⼼我會像祖⽗ 那樣、做出類似的蠢事、於是他對我講過這段往事的教訓。祖⽗當時利⽤ 這玩意去紀錄某個晚上輪盤賭局的出號結果, 我猜那是在某家賭場的某個 賭桌, 然後穿越時間回去那裡賭錢。』

Tommy湯⽶滿臉疑惑:『所以, 他在穿越時間過去賭之前、就已經將所有 出號的結果記在腦中?』

『是呀, 確實如此。差不多就是這樣。』

『這樣有⽤嗎?』

『沒有, 傻⽠。我們可有繼承到家族的財富?祖⽗在他穿越時間的那晚就 死了。他甚⾄還沒到賭場之前就被搶劫然後謀殺了。連到賭桌下注都沒 有。當然那時候他們並不知道Gale's law蓋爾定律。不過無論如何, 祖⽗就 這樣被殺了, 爸因為此事⽽終⽣感到傷⼼難過。』

『嗯。他們逮到那傢伙沒有?』

『你是指殺死祖⽗的兇⼿?有呀, 某個蠢蛋, 沒⽤的⼩混混。他在事後幾天 就⾃殺了。從沒受審過。沒有⾃⽩、沒有名字、沒有⾝份證明。爸總是納 悶那位神秘男⼦究竟是誰。』

Tommy湯⽶翻開記憶記錄器的背⾯、摁了「開」的按鈕。什麼反應都沒 有。『⼤概是壞掉了!』

『你還想怎樣?它已經擱在這裡七⼗年了。就算這玩意沒壞, 電池也可能 早就沒電了。』

『喔, 是呀。電池。我怎麼這麼、這麼笨。』

 


 

Tommy Baker湯⽶⾙克那晚待在他的房裡, 將那台記憶記錄器拿在⼿中把 玩。這玩意相當⼩。打開背後的控制板, 他⾒到裡⾯裝著很⼩的「TTT」 電池。這些電池現在還很普遍。

他拿起holo-flat全像平板的遙控器、確定裡⾯還有兩顆新的T電池。他將電 池取出來, 換掉記憶記錄器裡原來的七⼗年舊電池, 那台裝置開始閃爍起紅 ⾊⾦⾊訊號。他感到開⼼驚訝不已、那開關在之前就已經被摁到「開」的 位置了。

他花了半⼩時到ultranet超網上⾯搜尋、研究如何使⽤這台古⽼機器的⽅ 法。最後Tommy湯⽶總算釐出頭緒、將記憶記錄器所有的資料都上傳到 他的⼤腦。全部都在, 就像昨天發⽣過的印象那般、都在他的記憶之中。 他知道那家賭場、⽇期還有時間、賭桌和位置, 就在七⼗年前要命的那 天、所有輪盤出號的結果。

Tommy湯⽶開⼼雀躍起來。不過他的興奮很快就消退了, 他想到⾃⼰怎麼 這麼愚蠢。這些資訊對他⼜有什麼⽤處?這些輪盤出號的結果是在很久很 久以前發⽣的。

 


 

兩兄弟安靜地吃著早餐。Tommy湯⽶⼀邊嚼著⻝物、⼀邊若有所思地看 著他那位⽐較聰明、年⻑的⼤哥。最後他說道:『嘿, 嗯, Danny丹尼?你 知不知道⼀個Time Slipper時光器得要多少錢?你知道嗎?』

Danny丹尼幾乎被咖啡嗆到, 好不容易嚥下⼀⼤⼝。『你要時光器做什 麼?別說你想要幹出祖⽗做過的事?』

『注意, 你可不想祖⽗就那樣不明不⽩死掉, 對吧?好啦, 我, 我是有, 你知 道的, 從那個記憶記錄器上傳所有的贏注號碼。我讓它運作了, 你知道的。 我現在知道那天晚上所有輪盤出號的結果, 我或許也可以回去加以操 錯。』

Danny丹尼驚恐地看著他的弟弟:『操錯?你是說操作?』

『對啦, 你知道我的意思。』

『聽好, 即使我知道要花多少錢, 時光器可是被禁⽤的。它們七⼗年前被禁 ⽤、它們現在也還是如此。除此之外, Gale's law蓋爾定律!你忘了嗎?』

『我從未認真學過那玩意。』

『哎呀, 我知道你沒有完成學業、但是他們肯定教過你什麼吧?Gales law 蓋爾定律, 那是以科學家Martin Gale⾺丁蓋爾來命名的、他發明了這個理 論的公式、並且做過所有主要的測試。他提出了沒有⼈可以改變過去的理 論、因為過去是被封鎖的, 任何⼈穿越時間回去也是這樣。再者, 任何⼈想 要改變過去、在他達到⺫的之前就會被阻⽌, 因為過去在他所提出的法則 之下是被封鎖的。』

『那不就是個理論⽽已?你⼜怎麼能夠證明呢?』

『他們透過上百次的測試已經證明過了。⾸先, Martin Gale⾺丁蓋爾創造 出很⼩的事件, 不過是可追蹤的, 像是將⼀輛⾞停在⼀處特定的街⾓、然後 將⾞⼦留在那裡⼀個⽉。如果他改變了過去, 就不會產⽣任何可預⾒的有 害效應, 你知道的, 就是Butterfly effect蝴蝶效應。』

『接著, 他利⽤時光器將機器⼈送回到過去。它們被設定好程式、在⾞⼦ 只停了兩天之後就將⾞⼦給移⾛。現在, 因為⾞⼦已經停了超過⼀個⽉, 機 器⼈因為提早移⾛⾞⼦⽽改變了過去。當然, 任何⼈在已經改變過的未來 是否會知道此事?答案是肯定的, 因為機器⼈在穿越之前早已紀錄了未來 的事。即使⾞⼦在兩天後被機器⼈給移⾛了, 還是有留下視覺的全像紀錄 在回收的機器⼈內部、顯⽰出⾞⼦的原初過去/未來曾經停在那裡⼀整個 ⽉。本質上, 即使沒有⼈記得這件事、然⽽過去已經被改變過了。』

『反正, 機器⼈被追蹤以GPS定位、還有位置和錄像, 再度播放看看過去與 現在是否有所不同。』

『結果呢?它們有不同嗎?』

『當然沒有。過去從未被改變過。總是會有什麼事件禁⽌機器⼈移動⾞ ⼦。⽽那總是已經發⽣過的事件。科學家們只是不明究理⽽已。所以, 例 如, ⼀台機器⼈被⾞⼦撞毀了, 另⼀台則被偷了, 壞掉的機器⼈被GPS定位 找到、就在它當機的地⽅。不管它發⽣什麼事, 科學家在當地的報紙資料 查到、曾經有⼀則報導關於⼀輛⾞撞到⼀台機器⼈, 或是當地的⼩偷被逮 捕持有⼀台失竊的機器⼈。他們⼀直等到收回機器⼈之後、才知道那就是 他們的機器⼈。你了解這個情況的。』

『因此, Gale's law蓋爾定律。過去是被封鎖的、⽽且不可改變, 任何⼈穿 越到過去已經做過的事、任何嘗試改變已知歷史都會被禁⽌、就會有事件 發⽣在那位嘗試改變的⼈⾝上。』

『我希望我沒那麼、那麼笨!』

『是呀, 好吧, 趁早打消這個念頭、不然你會發瘋的。』

 


 

Tommy湯⽶看不清楚坐在他對⾯那名男⼦的臉, 他的⾯孔被⼀件 virtuascarf虛擬圍⼱改變了。許多⼈喜歡⽤這款套頭的裝束、就像是作案 時所穿戴的傳統式⽃篷或是蒙⾯布⼱。不過, 那不是實體的物件, 虛擬圍⼱ 只是「投射」⼀⾯不透明的表層假象。受害者在遭受驚嚇或暴⼒對待的當 下、並無法⽤⼒扯下那⾯虛擬圍⼱, ⼿指不過是掠過這⼀層投射的影像。 這層影像會將⼈臉完全裹住、產⽣⼀副偽裝的外貌, 這對於性侵犯或是其 他的罪犯增加了掩飾的效果。例如, 你的鼻⼦可以經過程式設定、在投射 作⽤之下看起來⼤⼀些、讓受害者的指認或防衛變得更加困難。若是有⼈ 揮拳朝虛擬偽裝的臉部打過去、只會因為錯認部位⽽打不到要害, 真正的 臉還在投射外貌的幾公分後⾯。

Tommy湯⽶之前曾經和這⼈做過幾次交易。這次, 神秘男⼦將⼀⼩只腕錶 遞過來給他 - ⼀個時光器。『你有帶錢來嗎?』

Tommy湯⽶點點頭、將⼿伸進夾克內側⼝袋。他不喜歡耍詐、然⽽卻別 無選擇。他掏出的不是現⾦、⽽是⼀把blastgun爆光槍。虛擬⽃篷後⾯幾 乎可以看到那⼈眼睛的虹彩、雖然那可能是投射的幻影。『你想坑蒙 我?』

Tommy湯⽶⾯對眼前這⼈所說的反話、臉上不由地露出笑容。「坑蒙」 是時下被偷拐搶騙的⾏話。那⼈將虛擬⽃篷揭開、露出臉來。『不!相信 我, 我並沒有要坑蒙你的意思。』

『好呀, 你這⺩⼋蛋拿⼀把爆光槍對著我。你最好知道你惹到的是誰。』

『慢著, 我付不出時光器的錢...今天。我需要⽤它來得到這筆錢、我只是 想借⽤⼀下, 三天之後我會帶錢過來這裡給你。這是約定。我還要開⾛你 的氫動⼒⾞、暫時兜⾵⽤⼀下。』

那⼈怒⺫瞪視許久, 接著, 他⼤笑起來、卻沒有開⼼的語氣:『我是會幹掉 開我⾞兜⾵的⼈。三天之後你最好會在這裡。帶著三倍的錢、還有時光 器!你得將它還給我。』

Tommy湯⽶點點頭:『那我幹嘛還要付這麼多錢?』

『因為這是惹⽑⽼⼦的代價。這是你從我這邊幹⾛東⻄的租⾦。如果你想 要活命的話, 就當作是利息錢好了。不然的話, 你就是⾃尋死路。你會想⾃ 殺嗎?』

『還不⾄於。如果⼀切應⽤得宜, 那就不成問題了。』

 


 

那天晚上, Tommy湯⽶與他的⼤哥隔桌對坐、默默吃著晚餐。Danny丹尼 兀⾃說著⽩天辦公室裡的瑣事, 他突然插嘴說道:『我需要⼀百塊錢。你 可以借給我嗎?』

Danny丹尼⼀時說不出話來, 好奇看著Tommy湯⽶。『那可是很⼤⼀筆 錢。你知道得花多久才賺得到⼀百塊錢?那差不多是⼀個⽉的收⼊。』

『我知道。你不⽤告訴我。但是我需要⽤這筆錢。』

Danny丹尼擦了擦下巴。『你⽤它來做什麼?』

『拜託, 可不可以借我?信任?就這麼⼀次!』

『好吧。』Danny丹尼遲疑了⼀下, 接著離開房間, 不久之後從他藏錢的地 ⽅⼜再回來。他拿出⼀張百元鈔票。『這裡是你的Kennedy⽢迺迪。』

Tommy湯⽶笑著看百元⼤鈔上頭那位前任總統年輕的頭像。『你好像從 未⾒過Kennedy⽢迺迪鈔票的樣⼦。』Danny丹尼笑道。

『我是沒⾒過。我可不像你那麼會賺錢。不過我⾒過舊版的。』『是呀, 那些印著不同頭像的舊版鈔票。不過他們在你出⽣之前不久就已經全⾯改 版了。要那種只值⼀分錢的百元鈔幹嘛?舊版的百元鈔上印有Benjamin Franklin班傑明富蘭克林的頭像。』

『他是哪位總統?』

Danny丹尼皺眉說道:『你應該再回去學校讀書的, 湯⽶。』

『那這張值多少, 換成舊鈔的話?』

『半個百萬, 兩百萬?我不知道。他們改換幣制的時候我年紀還太⼩不 懂。問這幹嘛?』

『我需要換回舊鈔。』

Danny丹尼登時勃然⼤怒:『你想幹那件事?我就知道!之前從沒⾒過你 戴⼿錶。它裡頭裝有時光器?』

Tommy湯⽶沈默了半晌。『看吧, Gale's law蓋爾定律, 對吧?』

『啥?你還當真說到Gale's law蓋爾定律?』

『是的。如果我回到過去, 那就表⽰我已經做了, 對吧?⽽且不管我做了什 麼, 我都已經做了。所以我必須回到過去。如果我沒有回到過去, 那麼這個 時光器就無法作⽤, 對吧?所以, 我在賭場贏的事、在時間流只是⼀個⼩⼩ 的事件。我可能啥事都影響不了。我有⼀個理論。那個晚上我就在那裡。 我賭了、⽽且整晚都贏, 利⽤我祖⽗記憶記錄器的號碼、⽽他就在賭桌後 ⾯整晚看著我賭、⽽且從來就不知情。他不會認出我的!所以我變成百萬 富翁再穿越回到這裡。這樣⾄少幫我祖⽗的過往討回⼀點公道。』

Danny丹尼聽完他的⻑篇⼤論之後、錯愕地瞪⼤雙眼。『你假設的是很聰 明的理論。我確實可以從中聽出點道理, 不過我肯定某些地⽅會有瑕 疵。』

『不, 我知道不會的。我要回到過去。我已經做過了、並且贏到那筆⼤ 錢。』

這時, Danny丹尼開⼼地笑了, Tommy湯⽶知道⾃⼰⼜被當成傻⽠看待。 『錢!你不能換回舊版的錢。他們現在沒有了。政府早已燒光所有的舊 鈔。有些收藏家和博物館還有⼀些、然⽽不⾜以讓你達到⺫的。』

『你以為我不知道?』Tommy湯⽶⾃作聰明說道:『有⼀個地⽅肯定有 ⼀堆舊鈔!就是回到過去那時候!』

『那你要我的Kennedy⽢迺迪鈔票幹嘛?』

『Danny丹尼, 現在誰才是笨蛋?我需要⽤Kennedy⽢迺迪鈔票去換取舊 鈔。⼀旦我穿越回到過去, 我會換了鈔票然後再去賭場。』

『笨蛋!滾你媽的蛋!⼀旦你帶著這張新鈔回到過去, 他們就會依偽造假 鈔罪名當場逮捕你。因為新鈔還沒存在!更別說上⾯印的⽇期是七⼗年之 後的未來!』

Tommy湯⽶伸⼿打⾃⼰的臉。『喔。我怎麼這麼、這麼笨。』

⼤顆的⾬點像冰雹那般打在Tommy Baker湯⽶⾙克⾝上。他暗罵他哥沒提 到七⼗年以前的天氣。他並沒帶遮⾵擋⾬的器具、⽽眼下的⾵⾬證明了他 已經成功穿越時間來到了過去。他在未來的那晚還是無雲的寒冷天氣。

他輕撫⼿中的爆光槍、像是貼⾝撫慰的⼩⽑毯那般。他曾經...之前⽤過它 好幾次。他喜歡更溫和的⼿法, 不過⼤多數他碰到的⼈、被爆光槍指著鼻 ⼦時、都太過緊張⽽不敢反擊。不像傳統的擊發式武器, 沒有⼈可以在爆 光槍底下活命。

他所選擇靠近賭場的地⽅⼗分偏僻⿊暗。在七⼗年之後的未來, 偶爾會有 ⼈從這邊經過、他正需要這樣的所在。既然他知道今晚輪盤所有出號的結 果, 他只需要⼀些舊版的鈔票來當做起始的押注本錢。他望著下⾬的夜空, ⾒到賭場五顏六⾊浮華裝飾的燈光穿過暴⾬的烏雲。不過令⼈驚訝, 經過 這麼多年之後、建築的外觀只有稍微破舊些。他們後來肯定翻修過、除⾮ 是將整棟建築⽤酒店⼤⼩的Virtuascarf虛擬圍⼱給全部罩住、再投射出永 遠光鮮亮麗的外表以吸引可能的賭客。

他在⼤⾬中焦急等待, 想想或許在這種下⾬天沒⼈會過來。⾒到幾個⺫標 離開賭場、不過他們很快⾛下階梯鑽進等候的出租⾞內。今晚並不適合對 路過的⼈⾏搶。

最後, 他決定直接過去賭場那邊。他⾛進⼤⾨時, ⾨⼝有位壯碩的保安警衛 對著他微笑。『你好, 』那警衛打招呼道。

『你也好, 』Tommy湯⽶應道。

當Tommy湯⽶正要開內側的玻璃⾨準備進⼊賭場時, 那警衛喊道:『我可 以看⼀下你的⾝份證件嗎?』

Tommy湯⽶停了⼀下。他沒想到⾃⼰幾個⽉前才剛滿⼆⼗⼀歲, 不過對於 警衛這樣問他感到可笑。他認為這不是真正的問題、不過只是客氣的要求 ⽽已。

『當然。』Tommy湯⽶將卡⽚遞了過去。

警衛瞄了卡⽚⼀眼:『我之前從未⾒過像這樣的⾝份證?』

『是呀, 他們最近才更換過的。不過這是真的。我幾個⽉前才領到的。』

那警衛的態度變了、厲聲罵道:『你這也太侮辱⼈了吧。』

『對不起?』Tommy湯⽶問道, 不知他為何這麼說。這確實是⼀張真的⾝ 份證。

『這張卡是偽造的。你會被抓去關...不過我再⼗五分鐘就要下班了、可不 想多事⿇煩, 所以這次我就放過你。拿著這張愚蠢的卡滾蛋, 去找偽造⼿法 ⽐較⾼明的, 這傢伙可真笨。』

『我不懂。這張卡是真的。』

『嘿!你可別惹⽑我!當然這張卡是真的。⽽你是在四⼗九年之後才出 ⽣。我懂了, 這是在開我玩笑, 不過⼀點也不好笑, 我現在要沒收你的卡、 ⾺上給我滾出去。』

哇, 他怎麼會這麼、這麼笨, Tommy湯⽶⼼中氣惱。

他⼜置⾝在⾵⾬中, 懊惱⾝份證被沒收、不知道下⼀步該怎麼做。他的⾝ 份證在這裡肯定沒⽤, 然⽽現在得等他回去⾃⼰的時空時再買⼀張新的。

或許這是Gale's law蓋爾定律在發揮作⽤?因為這件蠢事害得他無法進 去、無法去賭錢?不過他決定要設法進去, 畢竟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。並 不是所有⼊⼝都有警衛看守的, 他⾃細想了⼀遍。想要從前⾨進去、這都 是他⾃⼰不好。

他渾⾝濕透⾛著、來到賭場側⾨公⾞站那邊的⼊⼝。

Tommy湯⽶看著室內擠滿了愁容滿⾯、打瞌睡的⼈們。當他找到路進去 時、沒有⼈看守這個⼊⼝, 他瞥⾒之前罵過他的那名警衛過去搭電梯。往 四下張望⼀番, 他⾒到電梯⾨打開、接著就衝了進去, 拍打賭場樓層的按 鈕, 那是唯⼀不需要安全鑰匙的按鈕。

電梯⾨關上。他進去了。

他本能地閃到電梯後⾯。電梯在賭場的樓層停住、進來⼀位⽼先⽣, 刷著 他的安全卡上樓、電梯⾨關閉之後轉頭對著Tommy湯⽶微笑。可能是 Tommy湯⽶渾⾝邋遢、他的樣⼦讓那⼈感到不安。他轉過⾝避開對⽅的 眼光。

『晚上可好?』Tommy湯⽶問道。

『是的。我玩得很開⼼, 』那⼈應道, 恐懼的臉⾊露出⼀抹微笑。太好了, Tommy湯⽶⼼想。他的⼿藏在⾐袋裡握住爆光槍。

『雖然沒贏。輸光我⼤半的錢。不過還是玩得很開⼼。這很正常的, 你知 道賭博就是這樣!』

Tommy湯⽶⾯露微笑、將⼿指移開爆光槍。這⼈⾝上沒錢。電梯的⾨打 開了, 那⼈轉⾝問道:『這是你的樓層?』

『不是。我只是順路上來。在賭之前想先將⾐服給弄乾。』

那⼈覺得有點可疑、不過還是出去了, 電梯⾨⼜再關上。

再下去兩層樓, 電梯⾨⼜再打開。⼀位鷹鉤鼻的男⼦進來、露出⼤⽅的微 笑。就是這位了, Tommy湯⽶暗⾃想到。只要很快問⼀下就可以確定了。

『要去賭桌那邊玩嗎?』他客氣地問。

『是呀, 』鷹鉤鼻男⼦答道:『輪盤就是我的賭局!我不喜歡⽼⻁機台。 其他的賭桌遊戲也不喜歡。今晚我就要在輪盤賭桌⼤贏特贏。你喜歡玩什 麼呢?』

Tommy湯⽶轉過⾝朝向他。『搶劫!』他拿著⼀把blastgun爆光槍直接對 著他。『交出所有的現⾦。』

那⼈退縮⼀步。『這裡的愚蠢保安可真是爛透了。昨天他們這裡還發⽣過 搶劫殺⼈、⽽現在...』

⼀個似曾相似的瞬間。『那不是在昨天, 』那⼈暗⾃裡喃喃唸道。

他顯然不知道Tommy湯⽶已經聽到了, 然⽽這句話背後的含意讓Tommy湯 ⽶怔了⼀下。

突然間那位鷹鉤鼻男⼦伸⼿過去想要搶⾛他⼿中的爆光槍, Tommy Bakers 湯⽶⾙克⼼中湧起無數個念想、包括那句話的意涵, 『那不是在昨天, 』⼀ 道粉紅⾊光束爆出、殺了之前那位被謀殺的Tommy湯⽶。

這時⼼中湧現三個念頭。

1) 我剛剛殺了我的祖⽗。

2) 我真的做了!我終於說對了⼀件事, 聰明!我必須在這裡出現。過去是 被封鎖住的!

然⽽最後,

3) 我希望我沒有那麼、那麼聰明!

 


 

其他短篇故事 by Aaron Denenberg

Aaron Denenberg的著作


撰寫者: 

在這一頁